搜索
返回
民企如何在PPP項目中行穩致遠

作者:周雨濛 濟邦咨詢 法務顧問

若需保證民企在愈益規范發展的PPP項目中占得一席之地,行穩致遠,需要政府培養誠信履約精神、盡快出臺滿足實踐需要的應用性法律法規、努力改善民企融資的嚴峻環境。

  

據明樹數據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民企的PPP成交數量為3081個,占不同所有制社會資本PPP成交數量的39.17%,成交數量及占比雖超越地方國企和央企,但根據明樹數據往年數據顯示,民企的PPP成交數量占比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為56.22%和47.95%,可見民企參與PPP項目的熱情在下降。那么,如何引導民企在PPP項目中行穩致遠呢?

  

對于外部因素的建議

  

一、加強政府誠信履約精神

  

財政部《關于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規范發展的實施意見》(財金〔2019〕10號)提出政府應當誠信履約。加強地方政府誠信建設,增強契約理念,充分體現平等合作原則,保障社會資本合法權益。依法依規將符合條件的PPP項目財政支出責任納入預算管理,按照合同約定及時履約,增強社會資本長期投資信心。政府誠信履約精神的培養可為市場化法治化營商環境的形成創造條件,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為民企參與PPP項目營造了良好的氛圍。

  

二、加強PPP項目頂層制度設計,盡快頒布指導實踐的應用法律法規

  

對于PPP模式中主管部門職能劃分不清、政出多門、多頭管理的窘境,亟需國家層面統一協調,盡快出臺專門的PPP法律,形成完備PPP法律規范體系。

  

當然,政府在此方面從未停止過努力。2017年國務院原法制辦公布《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條例(征求意見稿)》,征求社會各界意見。近期財政部辦公廳發布《關于征求<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操作指南(修訂稿)>意見的函》(財辦金〔2019〕94號),向社會廣泛征求修訂意見。這是2017年《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操作指南》(財金〔2014〕113號)失效后財政部所采取的措施,為更好地規范PPP項目進行積極嘗試,以期達到指導實踐的目的。而國家發展改革委也于近期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稿)》,其中亦提到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相關內容。

  

三、各方需同時發力改變融資環境,民企也需采取措施積極自救

  

對于融資環境的改變,需要國家、金融機構及企業等其他市場主體同時發力。民企融資困難主要是由于民企融資存在資金歧視從而導致其融資成本過高。民企的融資成本構成除利率以外,還有擔保費、評估費、公證費等中間費用,各種繁雜的中間費用堆積成了民企過高的融資成本,因而降低民企融資的各種附加費用勢在必行。從整體來看,則是需降低其融資的綜合成本。

  

對于民企自身而言,應妥善應對融資環境的變化。PPP項目主要要求在建設期進行資金投入,項目收入確認時點與成本發生時點的不吻合也會使得企業短期償債風險持續上升。若需對短期償債風險進行控制,民企需更加關注其融資結構的調整,減少短期融資,增加長期資本的吸收,采取更加積極的融資策略。在市場利率出現波動以及政府的金融政策出現變化時采取有效而穩健的應對方法。

  

對于民企自身的建議

  

一、增加自身實力,提升競爭能力

  

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項目對于PPP模式始終有巨大的現實需求,而政府的主要出發點在于防范風險,在此情形下,民企不應當望PPP而止步,而應當持續不斷的提高其競爭實力,努力降低各類成本,更好適應監管要求,對于監管要求迅速做出適當反應,才能在不斷變化的市場競爭中獲得優勢地位。

  

二、引進專業人才

  

引進專業的PPP人才對于民企降低和規避參與PPP項目的風險至關重要。民企在介入PPP項目之前,就必須要提前儲備相關的專業人才。實踐中,PPP項目期限長,且大多數PPP項目都是極其復雜的系統工程,技術要求較高,往往涉及工程、財務、法務等各方面專業性知識。因此民營企業如果要涉足此類項目運作,最好是聘請同時具備工程、財務、法務等專業團隊的投融資咨詢顧問公司,其不僅可為企業提供投資決策分析服務,如投資方案測算、編制投標方案等,充當企業的銀行融資顧問,如推薦合適的融資銀行、選擇有利的融資方式、配合民營企業進行融資談判,還可充分發揮法律專業人士在合同談判、合同草擬、審查以及法律糾紛處理中的專業作用。

  

三、提高企業內部參與意愿


1.建立全方位的風險防控體系

  

通過建立全方位的風險防控體系,降低企業內部對參與PPP項目的擔憂,樹立企業對參與PPP項目的信心,而這主要體現在參與PPP項目的事前、事中以及事后的風險防控。首先,在民企參與PPP項目之前,要對整個項目進行盡量準確的把握。熟悉當前國家政策,重點選擇國家優先支持的污染防治、精準扶貧、鄉村振興、基礎設施補短板以及養老、教育、文化、體育、旅游等基本服務均等化領域的項目,優先選擇市場化程度較高,有穩定現金流的項目,在整體上判斷出整個項目的風險大小,以及企業自身可承受的范圍。其次要建立與項目當地政府的良好溝通與友好合作關系,爭取在項目前期準備工作得到政府部門的支持,保證項目如期開工,樹立良好的社會形象,獲得社會公眾的普遍認可。再次是在簽訂合同以及談判過程中,要在合同中體現與政府合理共擔風險,統籌考慮自身利益和政府利益。

  

2.民企應在與政府的溝通中爭取合理的投資回報

  

民企作為市場化運作的主體,其參與PPP項目并非出于公益目的,而是其資本逐利的本性使然。通過為企業自身爭取合理的投資回報,可激勵企業更多參與PPP項目。因此,在參與PPP項目的過程中,民企應當爭取合理的投資回報、防控收益風險,在與政府方進行溝通及合同談判的過程中,要盡可能在合同中明確市場邊界。對于不同回報機制的項目可關注不同的側重點,對于使用者付費類項目,應爭取設置合理的價格調整機制和補償機制,尤其是項目運營成本等因素變化時能及時、適當地調整;對于可行性缺口補助類項目,應主要考慮與商業性、開發性資源相配套等因素實現補助的最終取得,使得企業收益和政府補助都盡量規范和透明,從而降低項目風險,提高項目運營效率。同時,民企充分考慮各類項目的特征,完善合同中的唯一性或獨家排他性條款機制,避免類似項目的競爭風險從而保證自身獲得穩定收益。

  

綜上所述,在目前民企在PPP項目中參與度不斷下降的情形下,若需保證民企在愈益規范發展的PPP項目中占得一席之地,行穩致遠,需要政府培養誠信履約精神、盡快出臺滿足實踐需要的應用性法律法規、努力改善民企融資的嚴峻環境;而民企自身也需不斷增強自身實力、引進專業人才、通過建立全方位的風險防控體系、爭取合理回報機制從而提升自身參與意愿。



來源:中國財經報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